李酒天

你太丑了,快停止画画吧。
李白中心。
长的好看的就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逆不逆拆不拆都无所谓,反正只雷一个cp。
我爱山海子龙,她使我快乐。

我这么咸的一条鱼能有幸参与这次本子真的十分感动!

I-Z:

手机就不艾特各位参本的太太了!!  感谢大家的努力,拖了这么久的本终于要出来了!!!!

收藏一下!

猫伊:

纸娃娃传送门这里

嗯给大家安利一个可以捏审神人设的纸娃娃网站……

P1、P2是我随便点的,后面两张衣服是里面自带的set

有不少和风物品(虽然西幻的更多一点

显示速度有点慢需要耐心不过反正可以先盲选

狐狸的幻术

小段子

        很久以前,白龙想起他时常被狐狸缠着要切磋,两人都好斗,自然而然就打起来了。

        狐狸在正面肉搏上总是占下风的,但他前一千三百六十五次能与白龙打成平手的原因,皆是因他出神入化的幻术与能够移形换影的身法。

        白龙尝过幻术的苦头,只是龙脉总能让他很快逃离那些暗无天光的幻境。他这次没想到的是,狐狸新学的幻术这般强,让他在这片无垠的血色荒原走了如此久,即便是他生性嗜血,也受不住血尸成河的稀树草原上的精神折磨。这些血漫过他的脚踝,尸块完全无法辨清原本的相貌。乌鸦枯木,妖风血雾,实实在在地冲击了白龙的五感。

        他终于是认输了。眼前的猩红迅速散开后,白龙见到狐狸得逞的笑,唇上触到狐狸柔软的唇——算是对他这短短几分钟的精神折磨的歉礼。

        想到这儿,白龙的唇角几乎很难察觉地向上弯了一下。如今他已经很难再被狐狸的幻术给扰乱,只是现在他仍不敢分神,如果这次再中了那次的幻境,他难以保证还能在幻术消失时分出现实与假象。

        因为现在他身处的,和那次幻术所处的血海一模一样。而那个狐狸,正在不远处,环绕着已经具现化的杀意,蹒跚地走来。

加了滤镜和特效的艾拉。
没找到参考图,衣服就随便画了……[逃走

距离李白六星还有789个羽毛,距离鬼谷六星还有1000个羽毛。
甚至李白还没四觉。
肝好痛。

悄悄咪咪玩个梗

先存着慢慢添加吧

跟风玩梗

英雄大讲堂:李白——从飘逸到飘移
英雄大讲堂:孙膑——从辅助到射手
英雄大讲堂:孙尚香——从突击到跑路
英雄大讲堂:韩信——从惩戒到闪现
英雄大讲堂:扁鹊——从治疗到斩杀
英雄大讲堂:刘邦——从传送到挂机
英雄大讲堂:蔡文姬——从奶人到打野
英雄大讲堂:妲己——从法师到刺客
英雄大讲堂:狄仁杰——从入门到冷藏
英雄大讲堂:貂蝉——从位移到旋转
英雄大讲堂:张良——从晕眩到遛狗
英雄大讲堂:雅典娜——从视野到不动
英雄大讲堂:露娜——从刷大到平A
英雄大讲堂:荆轲——从五杀到放弃
英雄大讲堂:大乔——从回家到送泉

【信邦】到刘邦家时,张良被韩信抱着哭了三刻钟[一]

        先试试水……
       
        进入刘邦家最先会看到一个水族箱。韩信用钥匙打开门时,那些绮丽的热带鱼全都隔着玻璃壁游了过来,全都撞在了壁上,气泡从氧气管中一串串地冒出,发出微小的咕噜声,在安静的客厅听得很清楚。旁边是餐桌,铺了一层裱花的白桌垫,桌边放着一盒吃了一半的外卖,装着鲤鱼肉细丝,韩信记得自己约他出来吃饭时,刘邦一定会点这个。外卖的右边有一大片空余,摆了一台笔记本和一些纸质的方案文件,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了一个sap小窗口,遮住了电脑桌面上双人合影的其中一个紫发的人,旁边那个红发的人闭着眼浅浅笑着,亲吻着另一个人的脸。
        刘邦就躺在餐桌下,横在胸口上的手握着手机,但是没有露出屏幕。紫色的短发末梢向外卷曲起来,一如韩信手机上的照片;他的眼睛闭着,如同躺在韩信身边的神情。简直就是在睡觉一般,除了胸口没有一点呼吸的起伏。三两个医生上前去探了他的鼻息,听了听胸腔的声音,最后把他嘴里剩余的残羹掏了出来,开始了心肺复苏,被护士递过来的手机上面显示着正在通话,正上方的名字是“♡韩信♡”,下面一行的通话时间还在不断跳动,韩信看到已经有20分21秒,而等到“0”变成了“1”,他才将通话关闭,随后跳出的一大串最近通讯人,清一色的和第一排的名字一模一样。他拿着两个手机站在一边,伸出手去,最终还是放了下来,韩信紧紧攒住了手机,低头不语,额前的一片刘海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
        二十分钟前他下了火车,刚好一个署名“♡邦邦小亲亲♡”的电话闪了过来,通讯人的头像是一个有着紫色卷发的英俊男子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还是一张自拍。而这个备注是以“太朴素了”的理由修改的,每次一接电话韩信总忍不住要轻笑一下。手里牵着行李箱,风尘仆仆而因恋人的电话脸上溢满了笑意,随后他听见刘邦说:“重言……快帮我打120……”,接着一声闷响,听筒那边再没了声音,而电话没有挂断。
        医生站了起来,他看着韩信张了张嘴,最后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镜框,开口说到:“联系一下家属,来整理遗物吧。”医生眼镜的镜片反射了从客厅的落地窗照进来的黄昏的柔光,所以韩信没有看清医生的眼神。
       
        张良到刘邦家的时候,遗体已经被抬走了。偌大的房子只有韩信一个人在悄无声息地收拾东西。张良没有和别人谈情说爱的经历,没有特别自爱的东西与自己分开的事迹,他一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为可用和无用,人与物品间的关系也分为可用和无用,且从不清楚韩信和刘邦是怎么变成了同事之外的关系。
        而现在他的心里竟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郁,一如阳台外死寂的天。张良走到阳台上,借着高层的视野,望向了窗外。极远处是被田埂分割的藕塘,每一块都大同小异,铺满了残荷败叶,从他单片的镜片中看到的更像是杂毛上染了几块污沥青,然后毫无章法地舞在了水泥地上。而更远的地平线上只有半轮怠惰地散发着令人昏昏欲睡光芒的太阳。

TBC

关于韩信第一次摸了李白的脸

只是个小段子。
我流龙狐。我太想看小白龙摸狐狸的脸了。
又想看狐狸一直很凶的样子。
大概就是狐狸和白龙打架,然后狐狸被雷劈了。

小白龙看着躺在被血河浸泡的草甸上的狼狈狐狸,平时舞起枪来风驰电掣的他竟一动都动不了。狐狸半长的紫发铺了些发梢在地上,饱和地吸收了那些污血。他拿自己换下的狐毛做的白狐裘上也因为这些脏东西粘连在一起,他的手,耳朵,甚至他精致漂亮的脸,都染了血,这里面有龙血,有妖血,更多是狐的血。如果小白龙没有被狐狸打得化了型求饶的经历,他可能会以为这些血都是从狐狸身上流下来的。
小白龙想过去,想去摸摸狐狸。狐狸已经没了力气跟他打了,他被雷电劈中,有着玄铁蛇肠剑护着,这才只是晕死过去——小白龙心里打着鼓,狐狸没有知觉了,偷偷摸一下,怕是没关系的。
然后他真的走过去了,穿着一身银铠甲胄,走过去发出不小的动静,狐狸一动不动。他蹲下身,带着周围的草甸刷啦一刮,手隔着黑色的手套,直接就抚到狐狸脸上了。
小白龙和他喝过酒,狐狸酒量不好,喝醉了得要他扶着回去,就算是那样,狐狸也不准小白龙碰他的脸。他们也一起赤手空拳打过架,打哪里都可以,独独是脸碰不得。小白龙一开始是不信的,后来他找到机会了,轻轻刮了一下狐狸的嘴角,说他嘴边有饭粒,狐狸直接将他扔出了门。小白龙那时还不知道,狐狸的妈妈骗过他,摸了你脸的男人,你是要跟他结婚,过一辈子的。
现在,他整个手掌都抬着狐狸的脸,拇指反复在肌肤上摩挲。要是天下的精致分作十份,其他的事物占四份,他这张脸能占五份,他的眼睛独占一份
。小白龙抚得入了迷,口中唤着狐狸的小名:“阿白……阿白。”隔着一层不薄的手套,他仍然可以感觉到这皮肤的柔滑。小白龙想到凶犁土丘的盛宴,那里最美的舞姬,抹上七层脂粉,摸起来大约也就是这种感觉。
忽的,他顿了手。因为那双独占天下一份精致的眼睛,现在睁开了。
眼角自带的一丝媚,是狐天生的,下睫若有若无的弧度,让他即使嘴角不弯,也有着几分笑意。最要命的是狐狸的眼珠子,紫色的潭底永远流着一汪活水,使得他就算眨眼,也带着万种风情。但看着,就是不觉得他在勾引人。现在,这汪水直直撞在小白龙金色的,毫无防备的眼睛里。
“放手,畜生。”

【信白】【逼乎体】【现AU】被喜欢的人讨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龙信狐白设定。

被喜欢的人讨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表弟近日追求一个女生,但她并不喜欢表弟,甚至扬言“是你毁了我一辈子,你会后悔的。”
且先不论表弟与姑娘之间的事情,我就想了解一下表弟的感受,好为他提供解决方案。

阅读  46269│评论  3055               关注
   邀请回答  │    写回答
1024个回答    按质量排序↓

龙吟九州

        感谢邀请。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还是可以回答的,只不过我觉得我的情况不是喜欢的人讨厌我,可能是我爱的人恨我。他曾经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姑且先称呼为L,希望你们尊重一下他的隐私,不要扒他,毕竟他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被这样对待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故。
        如你们所见,我和他都是gay。本来我俩是从小玩到大,关系好到穿一条开裆裤的兄弟,可是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我越来越发现他和我好得有点不对劲了。班上其他的男生,关系再好也不会好到吃同一双筷子,穿同一双袜子,甚至连内裤都是混在一起的。本来有其他朋友跟我提起过,但我也没有特别在意,毕竟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相处,习惯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但是自从有一次,我跟他两个人一起出去吃冷淡杯,我们喝醉了,两个人就顺理成章滚到一张床上了。而且我当时脑子很清楚这上的是我兄弟,他事后也告诉我他根本没醉,只是借着酒就发挥了一下。所以我俩就水到渠成恋爱了。
        毕业之后我们还是在同一个大学,至于是哪所大学我不方便提,因为他当时校内名气不小,即使有我这么个男朋友还是坐拥一众老婆团(想起来有点气)。原本计划是大学毕业两个人一起开一个工作室然后到hl结婚领养小孩,但此时,为了剧情需要,你们喜闻乐见的狗血事件出现了。
        在这里我还是不得不简单说一下我俩的家庭背景。我们两家都是世代为友的家族企业,可是就在我们大学那会儿,两个企业为了一个国家招标项目杠上了。其实虽然说是世代为友,但商人中间,肯定是有裂缝的,只不过在那次过后一起爆发了而已。然后我们家的人就设法把他们家的那些人全都搞进高墙里边去了,他因为是个大学生,从来没有过手家里事务逃过一劫——然后他们家就只剩他一个了,物理意义上的一个,甚至连一点资产都没留,光留了一套面积不大的市郊公寓,因为这个房子挂的是他的名字。然而这其实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最糟糕的是,我们家的家长为了让我断绝我们来往,花钱请了一些人去制造舆论,给他一个“是我协助我家把他们家搞垮”的假象。
        我知道这个消息时,他已经用身体不适的借口不在我面前出现三天了。我立马就跑到他的公寓去,但保安给我说他三天前把房子卖了。我去遍了他可能去过的所有地方,但一点痕迹都没有,甚至连私人侦探都找不到。但局子里的好友告诉我这个人的档案没写失踪,也没写死亡。
        自那以后,我一直在找他,而他已经消失有三年零五个月又七天。我甚至不知道L是否还活着,但我一直在找他,为此我们家和我断绝了关系。现在我只希望找到L,给他解释,再抱一抱他。
        L,如果你有幸看到这篇回答,我希望你可以来联系我,我的电话一直都没变过。
        不知道这种回答题主能不能理解到其中的感受,如果你的表弟真的做了什么她不能原谅的事情,那么还是要看题主表弟的诚心究竟有多少了。

TBC

“想把枪要回来?叫声狐狸哥哥给我听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