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酒天

你太丑了,快停止画画吧。
李白中心。
长的好看的就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逆不逆拆不拆都无所谓,反正只雷一个cp。
我爱山海子龙,她使我快乐。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尼尔paro


尼尔世界观的信白。
人工智能设定,白哥是侦查型,信哥是战斗型。
游乐场地图。
没有后续。

-

-

-

-

-

-

       燃放出绚丽的烟花是十分简单的科技,在机械生命体纵行的地表可以轻易寻到火药,只要稍加处理就可以做出动人的效果。但李白还是费了一番功夫去准备这场人类称为“烟花大会”,为了给第一次来到地堡的韩信一个惊喜。

      韩信被李白牵着来到这儿时,正是地球上处于黄昏的时刻。太阳光透过那座巨大城堡中心一颗镂空的夸张心形覆在游乐园废墟上,暖色日光与别致的玩偶构出一幅可以说温馨的画面,隐约能听见机械生命体模仿人类唱出的童乐歌。显然,刚从月球轨道基地下来的韩信对这副情景感到了震惊,他看向李白,似乎想从他那儿获得答案。

      “这些机械生命体在模仿人类,他们不会主动攻击人工智能。”李白答到,“他们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走吧,我给你看个东西。”随即他推着韩信走到了锈迹斑斑栅栏的范围内。

       以为这个侦察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新发现,结果当他顺着李白手所指的方向看向天空的时候,只见到一颗一颗闪着彩色光的物体升到空中,很快便炸成绽放的模样,犹如月之泪的姿态,只是这些爆炸物有了不同的色彩,且很快就消匿在空气里。

      “地下看不过瘾,我带你去更好的地方。”李白不顾韩信紧皱着眉头的不悦表情,拉着他的手腕又一番左翻右跳,到了一辆固定在轨道上的车旁。

       韩信在心里给李白最后一次机会,将之视为可以带来新情报的东西:“这又是什么?”

       那些彩色的爆炸物还在不停的在空中绽开,还不时有机械生命体飞来向他们发射彩带,重复着“带来快乐”“分享快乐”“你们也来快乐吧”这些简单句子。如果不是他们不会攻击人工智能,且韩信一直坚信着机械生命体所做的事都是无意义的,那么此时他一定会丢下李白先把此处调查清楚。而烟花炸裂发出的光映在李白有些白皙的肌肤上,在他碧蓝的眼中闪烁,衬得他的笑容有几分可爱,韩信突然又不想什么调查的事了。

      李白答:“这是机械生命体复原了人类以前的游艺设施,按照记录来看,应该叫云霄飞车;人类用这个来寻找兴奋和刺激的体验。”他说这番话时一直用飘忽不定的眼神小心翼翼探向韩信,仿佛在暗示什么。

       “人工智能不需要特意去体验这种东西。”尽管这样说着,韩信还是跟着李白站上了这辆有些破旧的云霄飞车,启动时李白似乎很激动,一直哼着没有意义的小调。韩信静静等待着他和这辆车能带给自己的表演——车缓缓爬上,于顶峰处忽然降下,很快又攀上了圆弧形的轨道。这期间李白一直盯着韩信,嘴上不停提醒他看那些犹花瓣绽放的烟花,甚至扯住他的衣袖引导他看去。

        对于浸淫在战斗中的人造人,尤其是韩信这类战斗型号来说,这种东西其实没有任何意义。但他的POD却告诉他最好跟这个侦查型多接触,也没有告诉他为什么。因为他作为侦查型知道更多事情吗?

        韩信在系统中询问了POD这个问题。但POD居然破天荒的没理他,只是模仿人类在失望沮丧时发出的一声叹息:“直男……”

我这么咸的一条鱼能有幸参与这次本子真的十分感动!

I-Z:

手机就不艾特各位参本的太太了!!  感谢大家的努力,拖了这么久的本终于要出来了!!!!

收藏一下!

猫伊:

纸娃娃传送门这里

嗯给大家安利一个可以捏审神人设的纸娃娃网站……

P1、P2是我随便点的,后面两张衣服是里面自带的set

有不少和风物品(虽然西幻的更多一点

显示速度有点慢需要耐心不过反正可以先盲选

狐狸的幻术

小段子

        很久以前,白龙想起他时常被狐狸缠着要切磋,两人都好斗,自然而然就打起来了。

        狐狸在正面肉搏上总是占下风的,但他前一千三百六十五次能与白龙打成平手的原因,皆是因他出神入化的幻术与能够移形换影的身法。

        白龙尝过幻术的苦头,只是龙脉总能让他很快逃离那些暗无天光的幻境。他这次没想到的是,狐狸新学的幻术这般强,让他在这片无垠的血色荒原走了如此久,即便是他生性嗜血,也受不住血尸成河的稀树草原上的精神折磨。这些血漫过他的脚踝,尸块完全无法辨清原本的相貌。乌鸦枯木,妖风血雾,实实在在地冲击了白龙的五感。

        他终于是认输了。眼前的猩红迅速散开后,白龙见到狐狸得逞的笑,唇上触到狐狸柔软的唇——算是对他这短短几分钟的精神折磨的歉礼。

        想到这儿,白龙的唇角几乎很难察觉地向上弯了一下。如今他已经很难再被狐狸的幻术给扰乱,只是现在他仍不敢分神,如果这次再中了那次的幻境,他难以保证还能在幻术消失时分出现实与假象。

        因为现在他身处的,和那次幻术所处的血海一模一样。而那个狐狸,正在不远处,环绕着已经具现化的杀意,蹒跚地走来。

加了滤镜和特效的艾拉。
没找到参考图,衣服就随便画了……[逃走

距离李白六星还有789个羽毛,距离鬼谷六星还有1000个羽毛。
甚至李白还没四觉。
肝好痛。

悄悄咪咪玩个梗

先存着慢慢添加吧

跟风玩梗

英雄大讲堂:李白——从飘逸到飘移
英雄大讲堂:孙膑——从辅助到射手
英雄大讲堂:孙尚香——从突击到跑路
英雄大讲堂:韩信——从惩戒到闪现
英雄大讲堂:扁鹊——从治疗到斩杀
英雄大讲堂:刘邦——从传送到挂机
英雄大讲堂:蔡文姬——从奶人到打野
英雄大讲堂:妲己——从法师到刺客
英雄大讲堂:狄仁杰——从入门到冷藏
英雄大讲堂:貂蝉——从位移到旋转
英雄大讲堂:张良——从晕眩到遛狗
英雄大讲堂:雅典娜——从视野到不动
英雄大讲堂:露娜——从刷大到平A
英雄大讲堂:荆轲——从五杀到放弃
英雄大讲堂:大乔——从回家到送泉

【信邦】到刘邦家时,张良被韩信抱着哭了三刻钟[一]

        先试试水……
       
        进入刘邦家最先会看到一个水族箱。韩信用钥匙打开门时,那些绮丽的热带鱼全都隔着玻璃壁游了过来,全都撞在了壁上,气泡从氧气管中一串串地冒出,发出微小的咕噜声,在安静的客厅听得很清楚。旁边是餐桌,铺了一层裱花的白桌垫,桌边放着一盒吃了一半的外卖,装着鲤鱼肉细丝,韩信记得自己约他出来吃饭时,刘邦一定会点这个。外卖的右边有一大片空余,摆了一台笔记本和一些纸质的方案文件,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了一个sap小窗口,遮住了电脑桌面上双人合影的其中一个紫发的人,旁边那个红发的人闭着眼浅浅笑着,亲吻着另一个人的脸。
        刘邦就躺在餐桌下,横在胸口上的手握着手机,但是没有露出屏幕。紫色的短发末梢向外卷曲起来,一如韩信手机上的照片;他的眼睛闭着,如同躺在韩信身边的神情。简直就是在睡觉一般,除了胸口没有一点呼吸的起伏。三两个医生上前去探了他的鼻息,听了听胸腔的声音,最后把他嘴里剩余的残羹掏了出来,开始了心肺复苏,被护士递过来的手机上面显示着正在通话,正上方的名字是“♡韩信♡”,下面一行的通话时间还在不断跳动,韩信看到已经有20分21秒,而等到“0”变成了“1”,他才将通话关闭,随后跳出的一大串最近通讯人,清一色的和第一排的名字一模一样。他拿着两个手机站在一边,伸出手去,最终还是放了下来,韩信紧紧攒住了手机,低头不语,额前的一片刘海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
        二十分钟前他下了火车,刚好一个署名“♡邦邦小亲亲♡”的电话闪了过来,通讯人的头像是一个有着紫色卷发的英俊男子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还是一张自拍。而这个备注是以“太朴素了”的理由修改的,每次一接电话韩信总忍不住要轻笑一下。手里牵着行李箱,风尘仆仆而因恋人的电话脸上溢满了笑意,随后他听见刘邦说:“重言……快帮我打120……”,接着一声闷响,听筒那边再没了声音,而电话没有挂断。
        医生站了起来,他看着韩信张了张嘴,最后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镜框,开口说到:“联系一下家属,来整理遗物吧。”医生眼镜的镜片反射了从客厅的落地窗照进来的黄昏的柔光,所以韩信没有看清医生的眼神。
       
        张良到刘邦家的时候,遗体已经被抬走了。偌大的房子只有韩信一个人在悄无声息地收拾东西。张良没有和别人谈情说爱的经历,没有特别自爱的东西与自己分开的事迹,他一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为可用和无用,人与物品间的关系也分为可用和无用,且从不清楚韩信和刘邦是怎么变成了同事之外的关系。
        而现在他的心里竟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郁,一如阳台外死寂的天。张良走到阳台上,借着高层的视野,望向了窗外。极远处是被田埂分割的藕塘,每一块都大同小异,铺满了残荷败叶,从他单片的镜片中看到的更像是杂毛上染了几块污沥青,然后毫无章法地舞在了水泥地上。而更远的地平线上只有半轮怠惰地散发着令人昏昏欲睡光芒的太阳。

TBC

关于韩信第一次摸了李白的脸

只是个小段子。
我流龙狐。我太想看小白龙摸狐狸的脸了。
又想看狐狸一直很凶的样子。
大概就是狐狸和白龙打架,然后狐狸被雷劈了。

小白龙看着躺在被血河浸泡的草甸上的狼狈狐狸,平时舞起枪来风驰电掣的他竟一动都动不了。狐狸半长的紫发铺了些发梢在地上,饱和地吸收了那些污血。他拿自己换下的狐毛做的白狐裘上也因为这些脏东西粘连在一起,他的手,耳朵,甚至他精致漂亮的脸,都染了血,这里面有龙血,有妖血,更多是狐的血。如果小白龙没有被狐狸打得化了型求饶的经历,他可能会以为这些血都是从狐狸身上流下来的。
小白龙想过去,想去摸摸狐狸。狐狸已经没了力气跟他打了,他被雷电劈中,有着玄铁蛇肠剑护着,这才只是晕死过去——小白龙心里打着鼓,狐狸没有知觉了,偷偷摸一下,怕是没关系的。
然后他真的走过去了,穿着一身银铠甲胄,走过去发出不小的动静,狐狸一动不动。他蹲下身,带着周围的草甸刷啦一刮,手隔着黑色的手套,直接就抚到狐狸脸上了。
小白龙和他喝过酒,狐狸酒量不好,喝醉了得要他扶着回去,就算是那样,狐狸也不准小白龙碰他的脸。他们也一起赤手空拳打过架,打哪里都可以,独独是脸碰不得。小白龙一开始是不信的,后来他找到机会了,轻轻刮了一下狐狸的嘴角,说他嘴边有饭粒,狐狸直接将他扔出了门。小白龙那时还不知道,狐狸的妈妈骗过他,摸了你脸的男人,你是要跟他结婚,过一辈子的。
现在,他整个手掌都抬着狐狸的脸,拇指反复在肌肤上摩挲。要是天下的精致分作十份,其他的事物占四份,他这张脸能占五份,他的眼睛独占一份
。小白龙抚得入了迷,口中唤着狐狸的小名:“阿白……阿白。”隔着一层不薄的手套,他仍然可以感觉到这皮肤的柔滑。小白龙想到凶犁土丘的盛宴,那里最美的舞姬,抹上七层脂粉,摸起来大约也就是这种感觉。
忽的,他顿了手。因为那双独占天下一份精致的眼睛,现在睁开了。
眼角自带的一丝媚,是狐天生的,下睫若有若无的弧度,让他即使嘴角不弯,也有着几分笑意。最要命的是狐狸的眼珠子,紫色的潭底永远流着一汪活水,使得他就算眨眼,也带着万种风情。但看着,就是不觉得他在勾引人。现在,这汪水直直撞在小白龙金色的,毫无防备的眼睛里。
“放手,畜生。”